繁體小說網 - 都市娛樂 - 男人三十 - 第2115章 捯飭不過來了

第2115章 捯飭不過來了[第1頁/共3頁]

隻是冇想到最後會扯到了劉定一的頭上,實際上連他本身都冇有想到會有這個成果,不過,聽過這個故事的還不止秦時月一小我。

楊宇海不慌不忙地點上一支菸,淡淡地說道:“這個男人確切是潘鳳的叔叔潘建臣,但他的道號並不是純陽先生,而是智陽道長。”

李新年迷惑道:“她隻是跟我說過這件事,我還覺得是你奉告她的呢。”

楊宇海點點頭,說道:“那我就不瞞你了,實際上這個故事,包含這三張照片都來自我之前的一個部屬。

我看如許吧,這三張照片你留著,你先歸去衡量一下,如果你感覺有需求讓劉書記曉得這件事的話,那就由你親身奉告他好了,但絕對不能提我和關濤的名字。”

楊宇海緩緩搖點頭,說道:“你曲解了,我可冇有這麼大的膽量,莫非秦時月冇有奉告你這個故事的來源嗎?”

他叫關濤,我分開開元縣以後,保舉他當了開元縣公安局局長,實在他在副局長的位置上就瞞著我調查當年的一樁懸案。

李新年話還冇有說完,楊宇海就猜到了他的企圖,說道:“你放心,除了照片的供應者以外,你是第三個看到這三張照片的人。”

不過,你現在不是青龍觀最大的金主嗎?有些事你能夠本身想體例搞清楚,我隻是感覺是否另有這個需求,實在對你來講隻要曉得劉家的來源以及對你會產生甚麼影響就已經充足了。”

李新年奇特道:“這個關局長為甚麼這麼多年固執於一樁陳年舊案?莫非是職業本能嗎?”

頓了一下,又說道:“我倒是冇有見過純陽先生的照片,但我那天在毛竹園見過潘建棟和潘建臣的遺像。”

那是顧紅去省會的前一天早晨,他和秦時月在黑天鵝滾完床單以後,秦時月給他講的一個故事。

因而又倉猝走出了餐廳,正都雅見楊宇海鑽進一輛出租車走掉了。

李新年冇有理睬楊宇海的弦外之音,像是喃喃自語道:“如果這統統都是真的話,那劉定一豈不是潘鳳的叔伯兄弟?”

李新年一頭霧水道:“可純陽先生就是潘建臣啊。”

這個故事產生在開元縣溪水鎮望山村的一戶人家,這戶人家的男人名叫嶽山林,女人叫葉桂芝,他們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此中一個孩子厥後改名叫劉定一。

李新年微微點點頭,然後慢悠悠地點上一支菸,眯著眼睛冷靜抽了好一陣,最後像是自言自語道:“或許隻要DNA檢測才氣最後證明這個故事的實在性了。”

楊宇海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這內裡的重點不是誰冒充了誰的題目,實在我之以是給你看這三張照片還成心圖。”說到這裡俄然打住了,彷彿用心吊李新年的胃口。

說完,看看李新年,隻見他一副呆若木雞的模樣,就像是被魘住了似的,因而又解釋道:“臉上有疤的這個老道是青龍觀的道長,也就是純陽道長,而潘鳳的叔叔潘建臣道號是智陽道長,他和純陽先生是師兄弟。”

李新年怔怔地楞了一會兒,他並冇有急著催楊宇海說出答案,而是俄然就想起了一件事。

李新年伸手拍拍本身的腦袋,說道:“哎呀,我腦筋有點亂,捯飭不過來了,你慢點說。”

頓了一下,又說道:“如果你對比片中這個女人真的感興趣的話,那就找關濤探聽吧,他是否會奉告你我就不曉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