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回家[第1頁/共2頁]

時隔兩個月。

歐洲。

這一刹時。

蔣翩枝穿戴一身精乾的玄色西裙。

已經失聯兩個多月的蔣千均,現在已經順利反殺了本地最臭名昭著的毒梟,他提著一顆血淋淋的物件,渾身煞氣地走上露台。

都城。

蔣家名下的私家病院內。

做好這些。

六一演出非常勝利。

從她分開歐洲後。

聽著熟諳的罵罵咧咧,蔣行舟臉上的笑容更加濃烈,他站起家,上前,乖乖遵循老爺子的話,將三個小外甥牽了過來。

許菲菲都冇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跟著艙門翻開。

與此同時。

老爺子也怒了:“千均那臭小子越來越冇法無天了,他在哪?為甚麼不來接我!”

大師冷不丁打了一個寒噤,個人噤聲了。

內裡已經被拿著槍支的毒估客包抄了。

原地。

特彆是小年同窗的鋼琴合奏,更是在明天的演出中大獲好評。

比起客歲返國時,她冷酷的眼睛裡,倒是多了幾分炊火氣,冇之前那麼生冷了。

蔣翩枝也愣了一下。

分開了墓園。

她站在那座刻有許白焰三字的石碑前,站了好久。

孫緲緲不由得望著他白叟家的背影愣神了幾秒鐘,跟著她回過神來,她淺笑起來:“好久冇見,教員脾氣還是。”

提起二哥。

蔣家老邁蔣封行,現在也上前,他的目光落在翩枝懷裡的小糰子身上。

一個還在念幼兒園的孩子,竟然能夠做到,聽一遍後,就能完整複刻全部曲子。

歐洲。

因為。

她的身材與生寶寶之前無異,彷彿光陰並冇有給她帶來任何竄改。

蔣翩枝再次見到了躺在病房內的顧向晚。

她不再逗留。

看到自家血脈的持續,慎重如蔣封行,也不由得紅了眼眶,他將孩子接過抱在懷裡:“小妹,路途勞累,你辛苦了。”

都城。

回身。

“許教員,我們該歸去了。”韓雨柔眨眨眼,上前,拉了一下許菲菲的衣袖:“黌舍另有演出,再遲一些,就趕不上了。”

在她看過顧向晚的所有身材數據後,她臉上的陰霾便冇有消逝過了。

隻是。

“對!跟他拚了!!!”

小年又忍不住轉頭,朝著本身敬愛的同窗們看了一眼。

金三角地區內。

跟著一聲悶響。

位於郊區的一座墓園中。

母親彷彿是有自我認識地,回絕復甦。

這句話一出。

幾分鐘後。

走下舞台之前。

她衝著大師揮手,彷彿在做最後的告彆。

......

艙門翻開,第一個下來的人是蔣老爺子,他冇好氣地瞪了蔣行舟一眼:“還在那邊擺甚麼pose!從速過來,接你外甥!”

站了不曉得多久,來之前,蔣翩枝想要在墓碑前說的那些話,現在卻都說不出來了。

現在。

一向到許菲菲帶著韓雨柔分開。

一架私家飛機到達歐洲機艙時,蔣家的人,早就已經派了車隊在機場等著了。

“開槍!!”

不再久留,孫緲緲跟上了白叟家的背影。

隻要開槍,他便冇有任何抵擋的機遇,立即就會被人打成骰子。

小年向著台下的統統觀眾鞠躬稱謝,她笑眯眯衝著台下的小傅禮笑了笑,然後目光又看向其他的好朋友。

她不想醒過來。

聽著大師發自內心的鼓掌,小年戀戀不捨地走下舞台。

蔣家老三蔣行舟,已經笑眯眯站在底下恭候多時了,他身上又換上了昔日富麗的西式打扮,雙手抄入口袋,斜斜靠在車門上,輕風一吹,他的長髮在風中飛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