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神魂丹帝 -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秦朗的處罰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秦朗的處罰[第1頁/共2頁]

梁飛一怔,雙眼瞪得渾圓,冇想到葉輕塵會對本身如許懲罰,想了想,開口說道:

其彆人的神采竄改,也是因為這個。

秦朗笑了笑,開口說道:

秦朗在房間當中踱步,眼神時不時的看向床上的老者,內心暗自策畫。

對於如許的局麵,秦朗還真不好把梁飛如何樣。

但是總歸要想一個懲罰的對策,要不然彆人還覺得聖子聖女是甚麼好欺負的角色。

梁飛趕緊點頭,開口說道:

但是梁飛卻直接跪在本身麵前。這還讓秦朗如何發作。

“聖子,是我管束不周,才讓犬子坐下這般錯事,懇請聖子連我也一起懲罰了吧。”

“不錯。神者境的衝破,何其艱钜。不怕聖子活力,就算是你,衝要破神者境二重,恐怕也不太輕易吧。”

實在梁飛早已經做好了以死賠罪的籌算,現在聽到秦朗隻是說罰本身,梁飛內心另有些鬆了口氣,天然趕緊承諾。

梁雄聽到兒子的話,心疼的同時,又有些欣喜。

如果梁飛現在的態度,哪怕略微硬氣一點,秦朗都有來由,把這個見色起意的傢夥,拎起來揍一頓。

梁飛現在已經曉得本身必死,以是膽量也大了起來,開口說道:

梁飛與彆人不一樣,是這裡春秋最小的一小我。

房間以內,世人都不敢說話。

想到這裡,梁飛更加感覺慚愧,隨結果斷的開口對秦朗說道:

現在秦朗說出的這個前提,不要說是對於梁飛,就是對於在場的任何一小我來講,都是必死之路。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秦朗的懲罰

年級悄悄衝破到神者境一重的梁飛,本來應當是一個活力興旺,無所害怕的人纔對。

“縱使你是偶然之過,並且現在也有改過之意,但是卻畢竟犯下了弊端。你可願受罰?”

食色性也,唐心然的仙顏,是個男人都謝毫不了,秦朗也明白,再加上梁飛的所作所為,以及現在的認錯態度,其實在秦朗內心,並冇有那麼活力。

但是僅僅因為如許一個賭約,就讓本身害怕了?

“梁宗主不必如此,你先坐下,我有話問公子。”

梁雄隻是感喟,卻冇有說話,明顯對於秦朗的話,不敢辯駁,但是也為即將落空愛子,肉痛不已。

兒子能夠這麼想,就證明兒子今後,必定比本身有出息的多!

“不瞞聖子,我隻是想跟聖女交個朋友。就算是聖女氣力不如我,我也絕對不會做出逼迫聖女的事情。不怕聖子笑話,我實在冇有……咳咳,冇有交過女朋友,還是……還是處男,我方纔一向是想在聖女麵前,揭示本身的氣力,博取到聖女的好感。”

秦朗搖了點頭,開口說道:

梁雄點了點頭,坐在了秦朗的身邊,隨後秦朗又對梁飛開口說道:

梁雄的話,如果換做其他場合,就有點威脅秦朗的意味了,不過在這裡的話,因為秦朗方纔醫治好了梁雄的師叔祖,以是秦朗明白,梁雄是在至心認錯。

固然唐心然冇有虧損,但是秦朗曉得,唐心然之以是能夠容忍梁飛那麼久,必定還是顧及本身的打算,要不然以唐心然的脾氣和氣力,現在一百個梁飛也死完了。

“你感覺我是在難堪你?”

“聖子,如果要殺我的話,又何必想出這類藉口。我才方纔衝破到神者境一重不久,一年以內再次衝破,無異於癡人說夢。莫非聖子是想讓我擔驚受怕一年,然後在絕望中死去?”